售后热线:0755-26650698
86379000

 机票查询接口 短信群发软件
会员区 | 信息反馈
 首页   |  香港老奇人高手站   |  最快开奖资料559958   |  香港九龙官方网站直播六   |  九龙心水网站将慈善   |  498论坛香港正挂 13028850008

1993年大邱庄“土皇帝”禹作敏被逮捕狱中称:我只负领导责任

时间:2022-08-03 20:2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前言1993年4月16日,新华社发出一则电讯稿: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农工商总公司董事长禹作敏,4月13日被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刑事拘留此消息一经刊载,立刻引起了全国性的轰动。 曾被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大优秀农民企业家、全国十大新闻人物等光环笼罩的禹作敏,为

  前言1993年4月16日,新华社发出一则电讯稿:“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农工商总公司董事长禹作敏,4月13日被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刑事拘留……”此消息一经刊载,立刻引起了全国性的轰动。

  曾被“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大优秀农民企业家”、“全国十大新闻人物”等光环笼罩的禹作敏,为何会走到这一步?禹作敏:“不如找几个可靠的人把事顶起来”1990年4月初,兼任大邱庄派出所指导员的禹作敏,命人将村民刘玉田之子刘金会拘押在派出所。在严刑询问下,刘金会交代出曾经对禹氏宗族的一个女青年有过猥亵行为。4月10日,以禹作相为首的禹氏宗族一伙人找到禹作敏,请求对刘金会暴打一顿。禹作敏下令:“打两下出出气可以,但不要打坏了,过两天大队还要开他的批斗会。”听了这话后,禹作相提议:“刘玉田作为刘金会的父亲,教子无方,也应该拉出来暴打一顿。”禹作敏点点头,说:“你们可以把他拽到街上啐啐唾沫,寒碜寒碜他。”

  图禹作敏得到了禹作敏的允许后,当晚,禹作相带着宗族6个小伙子进到派出所,对着刘金会狠狠地“伺候”了一番。第2天上午,禹作相带人从派出所出来,径直去了刘玉田的家里,将其拉到村中心大街上,进行了一番羞辱虐打。半个小时过后,刘玉田老人不幸死亡。毕竟是人命关天,禹作相等人瞬间慌了神,他们赶忙去找禹作敏求援。禹作敏考虑良久后,说:“现在只能挑个人来顶包。”经过一番商议后,由禹作相一人揽下了全部责任。4月12日,禹作敏借助浓厚的封建宗族狭隘情绪,使上万名群众,有组织地被拉上大街,呼喊着“刘玉田死有余辜”、“禹作相打死刘玉田有功”等口号示威游行。接着,禹作敏于4月17日向上级报送了一份《大邱庄党委对禹作相的处理意见》:“刘玉田一生干了不少坏事……很多群众气愤地说打死他活该,因此,党委认为,禹作相打刘玉田致死,纯属对刘家父子的气愤……事出有因,要求对禹作相从轻从宽处理。”与此同时,禹作敏又亲自出马对刘玉田的家属加以迫害,施加压力。

  禹作敏先是下令停掉了刘氏亲属6个人的工作,并把刘玉田的3个儿子看管起来。后来,禹作敏听说刘玉田的女儿刘金云写材料告状,又派人把她叫到议事厅。禹作敏问:“县检察院的信是你写的吗?”刘金云回答:“是我写的。”禹作敏又问:“你告状,你不相信我?”刘金云说:“我相信你,可是我父亲死了好几天还没动静,我告的是凶手。”禹作敏气急败坏地说:“哼,我看你告的是大邱庄党委!”从此,刘金云变成了重点看管对象。刘玉田死了,但他的儿子刘金会却还被关在村里派出所呢!于是,禹作敏来到了刘玉田家,对刘玉田的老伴“慰问”后,以“刘金会已经构成枪毙的条件”为由,让她去公安局为杀夫之人求情。刘玉田的老伴一个妇道人家,她想到若是不遵从禹作敏的意思做,不仅关押在派出所的儿子要被杀头,连看管起来的其他3个儿子和1个女儿也会受牵连。于是,她违心地决定去“求情保人”。

  图禹作敏大约在刘玉田死亡的第5天,刘玉田的老伴乘坐大邱庄派出所提供的汽车来到了静海县公安局。随后,她规规矩矩递上了“求保书”。公安局的人问:“你说禹作相是无意打死刘玉田的吗?”刘玉田的老伴回答:“是。”临走时,刘玉田的老伴表达了不追究凶手法律责任、立即放出打人凶手的“请求”。过了几天后,禹作相被转移到了天津市公安局看守所。等到刘玉田的老伴返回大邱庄时,禹氏宗族的人十分恼火,有人厉声斥责:“保不出来,你不会住在县公安局吗?”过了些天,刘玉田的家人因受不了被管制、暴打的生活,悄悄地逃出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大邱庄。不久,经天津市公安机关深入侦查,不但把禹作敏包庇的其余6名凶手全部缉拿归案,而且在1991年5月,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禹作相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余人被判处9至15年有期徒刑。但是,问题到此还没结束。禹作敏发动各单位及村民,给市委和中央有关部门写信。在数千封措辞如出一辙的信中,不但颠倒黑白,把严重的故意伤害致死案件,说成是“民事案件”,而且攻击天津市政法机关“打击大邱庄”改革,要求天津市高级法院“必须重新审判”。针对禹作敏在刘玉田案件中的违法行径,市委领导从教育和挽救的态度出发,给予他严肃的批评教育。可惜,他并没有吸取经验,反而从刘玉田案件中学到了“聪明”。以至于,他一步步地走向了犯罪的深渊。

  1992年11月,大邱庄“华大集团”公司总经理猝然死亡之后,禹作敏一边将“华大集团”所属各单位分散给其他公司,一边开始审查“华大集团”有经济问题和生活问题的人。在审查中,共有十几人被非法拘禁、刑讯逼供。其中,禹作敏亲自参与的有3人。一个是“华大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一个是从包头聘任来的高级工程师。这两人被暴打了一顿。另一个是华大集团公司养殖场业务员危福合,他遭受的磨难是无比残酷的。“万全集团”公司代总经理刘永华,怀疑危福合在养殖场负责基建工作中存有经济问题,于12月13日,带领“万全集团”部下21人,将危福合带到一处临时设的刑讯室,进行了长达7个多小时的刑讯逼供。最终,危福合一命呜呼。为了推卸责任,刘永华命人伪造了被害人的口供。当晚11点,禹作敏知道了这一切。禹作敏询问:“参加打得有多少人?”刘永华答:“大概有20多人。”禹作敏思忖片刻后,说:“20多人人数太多了,面太大了。不如找几个可靠的人把事顶起来,又不要把这几个人搭进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按照禹作敏的意思,刘永华立即回公司布置。最终他选派出4个人承担,并且统一口径。禹作敏得知后,颇为得意地说:“行,就这么办!这回让公安局稀里糊涂查不清!”禹作敏:“昨天辞职是给上级看,现在我们是给群众听”12月14日凌晨,县公安局接到禹作敏的报案,立即派人赶到了危福合致死现场。询问“见证人”李振彪,他将事先编造的情节,熟练地进行了讲述:“下午3点多,我们4人开始审查危福合。5点多,危福合承认贪污了2万多元。6点多,其他3人离开,留下我1人看守。这时,突然闯入了20多人,将危福合连审带打,我没有拦住,再后来人就送到医院了。”警察问李振彪是否认识“闯入的20多人”?他摇头说“一个都不认识”。李振彪从静海县教育局停薪留职“下海”到大邱庄才一个多月,他说“不认识”似乎合情合理。禹作敏以为他编造的谎言,真可以“使公安局稀里糊涂查不清。”可他低估了办案人员的破案决心。12月15日晚,天津市公安局派出7名干警,乘坐公安牌照警车,再次到大邱庄勘察现场。禹作敏决定给公安局的办案人员一点颜色看,他立即召集治保主任周克文,说:“你把他们给我扣起来。”周克文想到这种举动的后果可不是儿戏,就说:“不能扣!”禹作敏有些生气:“先扣下再说,有话明天再讲!”周克文只有遵命。尔后,在周克文的布置下,6名干警被围困在楼道里寸步难行,仅有警车司机发动汽车冲出重围。那位警车司机赶回县公安局后,立即将在首富村发生的一切,向领导汇报。县公安局长先是打电话给禹作敏,可无人接听。然后县公安局长于16日亲临交涉,但依旧是败兴而归。禹作敏选择“先下手为强”,于是,他通过传真机,向市政府打“紧急报告”。指责公安人员到万全集团的工厂任意活动,影响生产,事件严重,令村民无法工作。时任天津市长的聂璧初听了双方的报告后,严肃批示:“公安人员依法执行任务,任何单位、个人都不得也无权阻止,被扣公安人员必须立即放出,不得有误。”

  图聂璧初在市长的干预下,被扣押了13个小时的6名公安干警,才终于由禹作敏释放。为了做到仁至义尽,市检察院和市领导曾先后5次找禹作敏谈话,希望他支持办案,协助查找4名重大嫌疑人犯,同时对他的错误态度,也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对此,禹作敏一面说“服从”,一面又说:“4个人已不知去向”。1993年2月16日,县委负责同志通知禹作敏,次日将有公安人员前去大邱庄张贴通缉令,搜捕4名案犯嫌疑人。晚上,禹作敏让周克文派人封锁路口,不准公安人员进村。2月17日,市公安局、市检察院、静海县负责同志共9人抵达大邱庄。在大邱庄的党委会上,领导们宣布了将要执行的使命:一、检察机关请公安机关派出干警对4名嫌疑人通缉搜捕,对其家属传唤、询问;二、由于大邱庄派出所已撤销,收回大邱庄一直拒绝交回的15支枪,以及2000发子弹。这时,禹作敏问:“你们这次搜捕,要来多少人?”

  得到的回答是:“由于搜捕任务很重,又为了防止被通缉人外逃,上级决定组织400名必要的警力。”禹作敏听后,勃然大怒,他厉声质问:“你们派那么多人是什么意思?从现在起,我宣布辞职,你们公安抓人,再也不要找我!”在座的其他党委成员也跟随禹作敏,纷纷递交了辞呈,然后扬长而去。当天下午,当400名干警在离大邱庄3公里处待命的时候,大邱庄有人向禹作敏报告,说村子外已集结了1000多部队。禹作敏不探听虚实,暴脾气马上发作,对身边人说:“他们不客气,我也不客气!赶快集合队伍调人!保卫总公司,封锁路口!”就这样,千余辆汽车设置了路障,两千多人在村口布下了严密防线。为了防止与不明真相的群众发生冲突,当晚,上级决定留下30名干警待机进村执行任务,其余警力全部撤回。对此,禹作敏仍不消停。18日上午,已经声称辞去书记职务的禹作敏,再次召集党委会议,宣布召开全村大会,要党委成员当众宣布辞职。

  有人提出,昨天已经辞职了,今天还搞这个干啥?禹作敏说:“昨天辞职是给上级看,现在我们是给群众听。”在全村大会上,禹作敏将矛头直指天津市委。在他的蛊惑下,昨天来村里的9名市里领导遭受了人们的围攻。这种情况下,天津市市长聂璧初于18日发出电令:“大邱庄党委和禹作敏同志必须保证现在大邱庄执行公务的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等市、县几位同志的人身绝对安全,返回县城。此事必须立刻执行,不得有误。”19日下午,禹作敏终于同意30名干警进村执行任务。实际上,4名嫌疑犯早就转移了。但办案人员在蛛丝马迹中,寻觅线索,最终将他们全部逮捕归案了。经过审问,涉案的22人相继归案,无一漏网。禹作敏:“我只负领导责任”4月15日,天津市委工作组进入大邱庄一个多月后,天津市公安局对禹作敏实行了刑事拘留。刑拘后的第六天,公安人员宣布对禹作敏执行逮捕。许是几日的囚禁和反省,使得禹作敏的情绪处在恍惚之中。以至于,在逮捕证上签字时,禹作敏竟将“1990年”写成了“1933年”。公安人员纠正了这个小小的差错后,禹作敏似乎才真正意识到了逮捕二字的含义。他腿一软,哀叹一声:“完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完了!”8月27日,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禹作敏犯窝藏罪处有期徒刑六年;妨害公务罪处有期徒刑三年;行贿罪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非法拘禁罪处有期徒刑三年;非法管制罪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图8月27日,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禹作敏宣布一审判决结果在狱中,管教员对禹作敏进行了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经过3个月的入监学习,特别是法制教育和人生观教育后,禹作敏的思想开始有了转变。有一天,他主动找到管教员问:“我有许多想不通,比如,人不是我杀的,很多事也不是我亲自做的,为什么还判我有罪呢?我认为我对大邱庄的一切事情只负领导责任。”管教员回答:“法律是最公正的,它绝不会因为你是领导就不负法律责任,我们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有丝毫偏差。”总结:我们在创造繁荣和富裕,但切不可认为手中有了权,有了钱,就自然摆脱了落后和愚昧。“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王思聪的浪荡情史:征服15个女 一周艺术人物拉维耶奇想迪士尼 世界最大巧克力工厂遭沙门氏菌 “风险”衡量文明发展尺度的新 他是红一方面军出身的唯一红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