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后热线:0755-26650698
86379000

 机票查询接口 短信群发软件
会员区 | 信息反馈
 首页   |  香港老奇人高手站   |  最快开奖资料559958   |  香港九龙官方网站直播六   |  九龙心水网站将慈善   |  498论坛香港正挂 13028850008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快开奖资料559958 >

恒越、富安达、宝盈基金业绩落后迄今不止一只产品下跌超过35%

时间:2022-05-25 15: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22年迄今,主动权益类基金已经是满目疮痍,三大顶流张坤、刘彦春、葛兰的代表作净值回撤在20%一线,但这已经能够排在同类产品的前三分之一。对比来看,跌幅超过35%的产品大有人在,4个月的时间平均每个月接近9%的速度在内地公募基金中较为罕见。 Wind资讯

  2022年迄今,主动权益类基金已经是满目疮痍,三大顶流张坤、刘彦春、葛兰的代表作净值回撤在20%一线,但这已经能够排在同类产品的前三分之一。对比来看,跌幅超过35%的产品大有人在,4个月的时间平均每个月接近9%的速度在内地公募基金中较为罕见。

  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4月28日收盘,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暂列倒数第一的是诺安创新驱动,这只由名将蔡嵩松打造的产品年内回撤突破45%。而如果以35%为一道坎儿来统计的话,《红周刊》发现包括恒越、富安达、宝盈等基金公司,目前至少都有两只主动权益产品下跌超过35%。

  尤其是宝盈基金,到目前公司旗下约11只产品年内跌幅已经超过了35%,它们分别是策略增长、先进制造、睿丰创新、研究精选、泛沿海增长、转型动力、国家安全战略沪港深、新兴产业、优势产业、创新驱动、人工智能,涉及的基金经理包括了陈金伟、朱建明、张仲维等。结合基金一季报来看,上述产品的当季最新重仓大多都是新能源和半导体为主的科技成长类标的股,今年这类此前机构抱团的赛道股遭遇集中杀估值,同时科创板和创业板的20cm涨跌停放大了重仓股跌幅的副作用。

  作为2018年才成立的小基金公司,恒越基金直接受益于此前几年的权益基金大发展,公司规模从前年四季度末的大约10.55亿元快速拉升,去年二季度末时突破百亿元大关,去年底更是达到了历史高点的149.75亿元,但是今年1季度末却大幅回撤至108.25亿元。作为一家权益类产品占据数量和规模绝对优势的公司,这般大起大落很可能还是和业绩起伏有关,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来自于基金经理的经验缺失。

  Wind显示,公司的现任基金经理仅有5位,其中四位都是女将,同时她们均是基金经理岗位上的新人,这其中三人任职还不满1年,资历稍长的是任职刚过1年半的叶佳,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权益产品主要靠昔日国泰的明星基金经理高楠来力撑,不过他其实在两家公司合计的管理时长也刚满4年,且今年管理的偏股混基全部业绩回撤超27%。

  五位基金经理中写满疑问的恰好就是叶佳。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她是公司的投资总监助理兼固定收益部总监,管理着恒越基金为数不多的全部债券类产品。但是,她同时也独自管理着权益类基金恒越品质生活和恒越优势精选,而正是这两只基金的表现直接拉胯,前者目前排在同类产品的倒数第二位,后者则是排在同类倒数的第八位,做债基金经理跨行前景不容乐观。

  成立时间稍长的是恒越优势精选,该基金成立至今发行了四份财报。据《红周刊》的统计,在总共的四十只重仓股中,仅仅有天齐锂业和融捷股份重复上榜过一次,也就是说总共出现了38个不同的名字,表明基金经理的换手率超高。从今年一季度末的重仓股来看,叶佳所选择的标的股并非来自此前热门的赛道,主要包括了医药、上游资源品和旅游为主的部分消费。

  如果单看首季重仓股年内的涨幅,包括华润双鹤、安旭生物、曲江文旅都实现了超过30%的上涨,但为何基金的业绩如此凄惨呢?可能的原因或许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占比的缘故,季报显示基金经理不太敢在看好的股票上加重注,当季第一重仓股安旭生物占比也才是5.02%,整体十只股票彼此之间的差距不大。另一方面或许是基金经理换仓的时点靠后,因为如果看四季度的十大重仓股,多只股票今年的跌幅都在3成以上,叶佳或许是在首季的中后期才去追强势股,没能收获涨幅最大的阶段。

  再看她管理的另一只偏股混基恒越品质生活,《红周刊》对比一季报发现, 两者有八只重仓股重合,区别的两只股票是品质生活中重仓了贵州茅台和九安医疗,优势精选选择了融捷股份和兄弟科技,这样的差异性也可以理解,毕竟更为贴合基金契约的要求,但或许是更为均衡的持仓限制了个别重仓股的业绩贡献,该基金第一大重仓司立太的占比还不到5%。而当季基金的股票仓位约为91%,这就意味着基金经理的持股名单有一长串儿上市公司。

  对此,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程亮亮指出,叶佳这两只基金下跌的原因可能是较为轻易的调仓换股,但是市场持续地发生了较大的系统性风险,换股之后接二连三地发生踏空,才导致了现在超过40%的跌幅。“基金经理一拖多会分散管理基金的精力,特别是对叶佳这样的基金经理来说,本身风格上换手率就比较高,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盯盘,做更多个股上的研究。这样的安排难免会对基金经理的管理造成更多的压力。”他对于恒越不合理地使用叶佳也提出了质疑。

  同样是首季公司规模回撤明显,对于家底本就不富裕的富安达基金来说,杀伤力或许更大。Wind数据显示,富安达基金去年四季度末历史性地突破了百亿元大关,12月31日时的规模约为111.34亿元,但是今年1季度末规模回撤至80.66亿元。资料显示,去年一年公司新发行和为老产品新增C类份额的情况很多,但是今年的市场不济让这种努力或功亏一篑。

  截至4月28日收盘,在内地主动权益类基金排行榜上,富安达科技领航和富安达新兴成长同样是跌幅超过35%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同时两只产品的基金经理都是孙绍冰。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他的累计任职时间接近7年,不过此前一直是仅仅管理富安达新兴成长一只产品,到了2020年才增加了新品富安达科技领航混合,去年底又为新兴成长新增了C类份额,即便如此,他所管理的合计规模在一季度末仅仅约为1.40亿元。

  首先聚焦他的老基金富安达新兴成长,他是该基金的第二任经理,产品在前年三季度末规模回到1亿份后就未能再有突破,其持续地在7000万份以内徘徊,规模上不去当然还是因为业绩在拖后腿。从分年度的排名来看,该基金在去年全年净值下跌约9.55%,同类排名靠后,而今年目前净值增长率约为-37.78%。从分季度的财报看,他重仓新能源或许没吃到肉。

  分季度来看,去年二季报时,重仓股中还有药明康德、康龙化成等CRO概念股的名字,但是到三季报时几乎就变成了清一色的新能源概念股,接下来一个季度的变化是从新能源的中游更多向上游的锂矿等资源股倾斜。再对比最新的一季报,重仓股又出现了六处变化,留下了宁德时代、亿纬锂能等四只重仓。对此,基金经理也在季报中坦承配置重点在新能源领域及智能汽车等产业方向。

  但联系到组合的净值增长率不佳,显而易见的原因自然是汇聚新能源、芯片的创业板遭遇大幅杀跌,科技成长类股票确实无法独善其身。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与中小基金公司难以言说的痛有关,根据粗略测算,由于基金经理频繁操作换手率高,在其任期内所创造的交易佣金相当可观。

  再看他管理的另一只基金富安达科技领航,《红周刊》发现十只重仓股与富安达新兴成长完全一样,只是重仓的顺序前后不同。客观来看,考虑到他的操作换手频繁,因此季末的持仓很难覆盖全季的重仓轨迹,但大概率可以判断他还是在新能源产业链的大范畴中闪转腾挪,不太可能参与到前期逆市抗跌的房地产、煤炭等资源类板块。

  另外,从去年募集失败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来看,富安达双擎驱动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该基金原定从3月22日到4月2日发行,后来公告延长到4月16日,但是最终的结局依然是募集失败,而产品原定的首发基金经理就是孙绍冰,让人费解的是,公司权益阵营中的10年老将吴战峰却被束之高阁,名气缺失的孙绍冰在渠道和投资者中的号召力实际微乎其微。

  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表示,新兴成长和科技领航属于公司最拉胯的产品了,新兴成长虽然成立时间较长,但却没有跑赢市场整体指数,科技领航基金成立时间较晚,生不逢时再加上追逐市场前期热点,跌幅较大。这两个基金经理均是孙绍冰,此人虽是老将,却没有表现出明显的超额收益获取能力。公司应该果断换血了,建议将更多资源向吴战峰等优秀基金经理倾斜。

  在上述三家公司中,宝盈基金的排名最高,但是其暂时排名末端的权益产品也最多。同样从一季度末的公司规模与公司排名来看,宝盈基金呈现双双退步之势:Wind显示,1季度末公司的全部资产合计是727.62亿元,较去年四季度末的829.51亿元缩水超过百亿;同时,公司的总资产排名也从第56位下降至第63位。在权益为王的时代,缩水与业绩表现不佳直接相关。

  而这或许从今年迄今的表现中也能得到验证。截至4月28日收盘,公司总共约有11只基金沦落榜尾军团,11只产品中表现最差的就是宝盈泛沿海增长,该基金年内的净值增长率约为-39.32%,在同类产品中排在倒数第11位,而该基金的现任基金经理就是朱建明。从公开资料可见,这位基金经理任职时长逼近5年半,在公司近些年频频流失骨干后,这一年限可以说已经着实不短。

  但是,朱建明选股的眼光似乎值得商榷,从宝盈泛沿海增长的一季报重仓股来看,年内仅有三只重仓股的跌幅在30%以下,剩余的重仓股跌幅均达到40%一线甚至更多。其中,光庭信息和联赢激光均以超过55%的跌幅排在十大重仓的跌幅前两位,前者是当季新上榜的公司,可以归属于二级市场前沿的数字经济板块;后者则是第二个季度上榜十大重仓,作为科创板上市公司,其是从三板转板而来的。此外,连续两个季度的头号重仓股利元亨,今年到目前在二级市场的跌幅也大约48%,该公司作为国内锂电池制造装备行业公司,虽然首季净利增长接近77%,但是股价却在去年表现不俗后今年随新能源产业链公司整体陷入低迷之中。

  需要指出的是,该基金重仓的几乎全部为科创板和创业板股票,而这两板目前所实施的是20%涨跌幅,这在市场不好时会放大了对组合的负作用。而对于今年的业绩惨淡,基金经理在季报中有所反思:“基金投资方向主要为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我们对于本次回调虽有心理准备,但仍然估计不足,在市场下跌中加大仓位,反而导致了较大亏损,总体上我们按照长期看好的方向精选个股,同时考虑估值安全边际,目前行业分布仍然在电动车、机械、新材料、医药等领域。”

  除去朱建明外,在肖肖离职奔私后,宝盈基金主动权益团队的核心人物就是老将张仲维和去年一飞冲天的新人陈金伟了,但是两人在管多只产品今年业绩皆大幅回撤,除去坚守新能源赛道的共性原因外,宝盈长期在圈内的凶悍投资风格或许也是原因之一。

  张仲维目前参与管理的基金数量达到了9只,其中偏股类的混基至少都是3成跌幅,迄今年内表现最差的就是宝盈研究精选混合。对比基金的一季报和四季度来看,张仲维调整了四处重仓标的,但无论是新进的港股互联网科技龙头腾讯、快手,还是来自新兴数字经济的三人行和风语筑,都未能在泥沙俱下的市场行情中有所作为,特别是后两者股价跌幅均超30%。

  与此同时,张仲维所保留下来的6家公司年内的跌幅更甚,他在季报中表示:“本基金主要看好及布局两大方向:1.智能汽车相关投资机会(动力电池相关供应链和汽车电子相关标的);2.元宇宙带动TMT四大行业(电子、通讯、计算机和传媒互联网)的新一轮发展。”对比看他同一天开始管理的宝盈先进制造,重仓股中绝大部分标的相同,有所区别的包括了紫光国微、天赐材料、北方华创,也是属于半导体和新能源等科技成长赛道中的标的。此外,去年的三甲明星陈金伟今年到目前也是满盘皆输,所管产品年内回撤全部超过了34%。

  “这几只产品正在经历最大回撤,无论是收益还是风险控制都是同类型基金排名垫底持仓成长风格明显,且这几只产品持仓行业集中度均较高,行业配置集中在电力设备、汽车、电子,还有研究精选混合所重仓的传媒。首先几大行业今年以来表现就是不佳的,申万一级行业电力设备、汽车、电子、传媒今年以来涨跌幅分为-38.60%、-33.75%、-41.66%、-35.19%,其中电子行业今年以来跌幅垫底,这也是几只产品表现较差的最大原因。”程亮亮表示。

  (本文已刊发于4月30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富安达基金斥资亿元推最霸气自 三季度陨落! 富安达新兴成长与 二季度三分之一基金公司份额缩 富安达增强收益债年内跌18% 固 富安达双擎驱动混合募集失败